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国内资讯

全球制造业的格局再度发生变化

发表时间:2015/6/15 作者:佚名 
现在,全球制造业的格局再度发生变化。

  几十年前,企业还热衷于“离岸外包”,即将生产制造转移到如中国和拉丁美洲等成本较低的地方。

  近年来则兴起一种与之相反的方式,称为“就近外包”,即企业将生产制造迁回到离本国较近的地区,比如美国的一些企业就采取了这种方式,原因是其他地方的燃油价格和人工成本都上升了。然而,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企业的决策不再仅出于成本考虑。

  现在,全球制造业的格局再度发生变化。

  麦肯锡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就近外包”并不是指将生产制造从一个地点转移到另一个地点,而是去适应变化,并为此作好准备,变化的根本是随处都能生产制造,这是一种最前沿的趋势。

  不同之处是这个革命性的转变既不体现在地理版图上,也不是国家或大洲之间的竞争。

  这一革命性的新趋势涉及更深远、更复杂的因素—这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转变,获取创新的制造技术,以超越基础数据的方式进行考虑,从而设计制定最高效的供应链。简单来说,这就关系到企业如何把握大局,从而作出最佳商业决策。

  正因为能提供可靠的航空、陆运和海洋运输服务,联邦快递见证了这个全球性的新趋势对各种行业产生的影响。就联邦快递自身业务而言,我们已经看到海运业务作为我们的运输解决方案之一,凸显出强劲的增长势头。

  因此,对于很多公司而言,不能再通过简单的计算来选择生产地点了。

  在亚洲,制造业正向中国中西部地区、越南、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转移。专业技术中心也相当重要。比如,新加坡是医药和医疗器械的生产中心,韩国是科学技术的集中地。与此同时,中国也不再是从前的“世界工厂”,已经从供应链的前端转移到了中心位置,成为创新的动力源。

  亚洲国家与中国的贸易正在蓬勃发展。事实上,目前它已占到东盟贸易总量的37%。预计到2025年,新兴市场的需求将占全球总需求量的66%。因此对于某些行业而言,继续将生产制造基地设在亚洲的新兴市场比搬到美国或墨西哥更合理,这样它们就能更靠近中国和印度这样规模庞大的消费市场。

  然而,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有相同的理由成为具备吸引力的制造业基地—美国市场,此外,还享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优惠待遇。

  有些公司希望缩小与工厂所在地之间的语言及文化差异,有些公司则希望能管控自己的业务,那么只有就近选址才能满足这一点。

  跨境业务对某些企业来说也是一项障碍,不过这项障碍并非难以逾越。联邦快递与不计其数的客户合作,帮助它们提高通关的速度,并确保其业务不受各国进出口法规的影响,即使这些目的地离公司的总部较远。

  然而,我们不能总是一概而论。中国是领先的汽车生产国及消费市场,它提供规模经济和大量劳动力。当然,还有墨西哥和英国,它们同样在汽车制造上拥有提供技术娴熟的劳动力的优势。最好的例子是日本日产公司分别在墨西哥阿瓜斯卡连特斯和英国桑德兰两地生产汽车,这说明了企业在选择生产基地时并不总是遵循同一全球标准。

  创新技术也将对未来的制造业和所在地区起到关键性作用。在报告中,麦肯锡以3D打印技术为例,说明了企业可以更好地利用公司内部的打印机,从而取代传统的零件供应商。

  还有一些公司正在设法为制造型企业寻找最佳的解决方案,并把复杂的全球局势整合起来。由洛桑大学开发并获得美国商务部支持的CostDifferentialFrontier软件能通过分析比较劳动力、贸易融资、法律法规、运输成本、监管等因素,帮助企业找到最佳的落脚点。

  无论采用何种解决方案,关键在于能否在世界各个角落充分利用并发挥全球经济的连通性。

  简单通过评估劳动力成本而作出决策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对于大多数公司而言,“就近外包”不能只考虑单一因素,而是要综合考虑很多因素。

  现代制造型企业希望它们的供应链具有多样性和灵活性,这又要求它们能够采用多种经济可靠的方式与其遍及世界各地,有着多样化、高要求的客户相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