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高峰对话

谢伟:机床行业的转型与创新

发表时间:2014/11/19 作者:张淑丽 王芳芳 
长征改写了中华民族的历史,长征精神曾经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今天还有一群人正在将这种精神续写——这就是不断创新、攻坚克难、培育品牌;胸怀 “永不满足、战胜自我,从优秀到卓越”的坚定信念,朝着“创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独具特色的数控装备制造基地”目标大步迈进的四川长征机床集团有限公司。

  四十八载峥嵘岁月镌刻历史

  长征改写了中华民族的历史,长征精神曾经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今天还有一群人正在将这种精神续写——这就是不断创新、攻坚克难、培育品牌;胸怀 “永不满足、战胜自我,从优秀到卓越”的坚定信念,朝着“创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独具特色的数控装备制造基地”目标大步迈进的四川长征机床集团有限公司。

  四川长征机床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为长征机床厂,公司以专业生产铣削类加工机床为主,于1966年由北京第一机床厂部份内迁到自贡。现为国家大型一档企业、国家机电工业重点骨干企业、进出口自营企业、省高新技术企业、省首批制造业信息化开发应用与示范企业。

  公司奉行“以高新技术实现产品的差异化、低成本、高可靠性,向客户提供优质服务”的市场经营战略,通过技术、管理创新以及与国外著名设计公司和厂商合作,实现公司产品品牌化、产业化的战略目标,实现企业又好又快地发展。长征机床在四十多年的生产经营实践中,结合自身实际不断改进和创新,总结出了一套适应现代机床制造企业的科学管理模式,既保证对研发、生产和销售过程的严格监控,又充分发挥员工的创造性及创新潜能,促进各部门之间高效运作,促进了企业的飞速发展。

  从每一个细节精心打造属于长征机床的精品气质,不断满足客户对完善产品的追求,是长征公司向客户的承诺和努力的方向。“让品牌带我们追逐世界”,完善、先进的管理让公司先后获得“全国用户满意企业”、“国家二级企业”、“国家一级计量单位”、“省设备管理一级企业”及省、部级多项优秀质量管理奖。

  目前四川长征拥有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建立了省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和四川省人工智能重点实验室。拥有多台国内外高、精、尖加工设备和检测仪器,已具备国内数控机床生产行业先进工艺装备水平。所开发的产品在国内属领先水平,部分产品甚至领先国际水平,多项技术多项技术获得国家专利。2007年,公司自主开发研制的GMC2000H/2五联动高速高精度的龙门加工中心成功出口美国,长征成为中国机床行业将高档、重型数控装备出口到欧美发达国家的首家企业。2008年,公司自主研发的DMC1000铣车复合加工中心,获得四川科技进步一等奖。近年来,公司为汽轮机行业开发的大型转子轮槽数控专用铣床专机形成系列,替代进口并在国内独占熬头。2009年企业成功的承担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高速龙门五轴加工中心的研制攻关任务。

  逊志时敏,开拓创新

  “算不上拔尖企业,”当记者谈到四川长征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是业内拔尖企业时,长征机床总经理谢伟谦虚地回答。“从1966年起,四川长征有48年历史,前些年确曾进入业内“新十八罗汉”行列,那都是历史。近些年公司在技术创新方面做了一些事情,特别是承担了一些国家重点开发项目,但是无论是从企业规模,还是整个的经济效益,包括行业有代表的产品,长征都还谈不上。”谢伟诚恳地回答道。

  谢伟简短的回答恰恰代表了长征人谦虚,脚踏实地的精神。48年来长征始终坚持“质量是生命,质量是效益”,专注质优产品,认真打造长征品牌。但是公司领导也很快意识到低着头做事只能固步自封,不转型不创新质量再好也难免被淘汰。从20世纪末开始,中国装备制造业,特别是机床行业经历了黄金十年,这十年是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这个时期企业的发展实现很多量的增长。不管是销量,还是企业自身都得到稳步提升。而近几年当企业转型的号角吹响,长征也看到了自身发展的问题,开始加入到这场转型的“长征”之路。

  “这两年大家都在谈转型,但那时候的转型,还是一个低层面的转型。”谢伟所说的低层面即是产品还能满足市场,企业转变了一些传统的生产组织模式,在产能上有了较大的飞跃,进而有了一定条件推动企业做大做强。然而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经济进入深度调整期,市场不断下滑,但即使是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国外进口机床产品的数量、规模并没有减少,于是长征机床开始反思企业近十年的变化是否实现了全面的发展。“准确的来说,仅有量的变化只能叫做增长:企业的规模扩大、销售收入上升、企业固定资产在增加、开始拥有新的生产基地、有了媲美世界的一流厂房…但这并不代表企业综合实力的强大,没有内在的东西,很难说这是一种发展。”

  这个内在的东西,就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利用自身资源,不断的开拓创新,长征在业内也成为首屈一指的企业,谈到企业转型,创新发展,谢伟也有自己的心得,借鉴长征经验,或许也能为机床行业,甚至所有制造行业带来一些启迪:

  第一要做减法。

  企业对产品和客户以及所针对的行业进行了梳理。企业能力再强也不可能什么都去做。什么都去做,就什么都做不好。企业要聚焦、瘦身,明确企业的发展方向,前提是要做减法。只有专一的对客户,了解客户的需求,才能区别于其他厂家的产品。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要更加重视产品的差异化,增强内功。

  第二点是创新。

  全行业都在讲创新,真正做得到,做得好的有几家?谢伟总结长征的创新经验,提出几点看法:企业创新做得比较零散,也没有了解用户需求,没有围绕企业的战略体系。用一句诗总结便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企业在做创新工作时,不知道源头从哪里来,为了创新而创新。不知道创新出来给谁,这是一种浪费。

  其次有些创新看到国外新的技术,新的理念,照这样子做,但是性能,实用性,可靠性和原始技术差很多,因为没有掌握到技术的本质。谢总形象的用“东施效颦”做了比喻“永远落在后面,永远不知道是什么。你以为你走了近路,其实你绕远了。”国内企业多重设计、轻工艺。其实质就是重视结果,轻视整个过程;重硬件,轻软件,比如作为整机制造商,配套件却依赖进口,重视整机,却不重视基础零件的发展,核心的技术没有掌握,只学了个样子。

  最后是“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我们认为自己差的是技术,于是从国外买回来成果逆向研究,也确实在这里钻研出一些学问,但是国内行业短板不止在于技不如人。而在于管理,资源分配等。重视结果,而忽略过程。技术为什么不行?在于人才的缺失,在于行业交流的落后,在于资源的分配机制。所以真正的问题要考虑管理。对于创新的需求要非常了解,创新一定要建立在对市场需求的深刻理解、对创新活动的有效管理、在技术上长期的积累上,提高效率,减少资金和人力浪费,不要再做1+1<2的事情。

  另外,创新也要有公平的竞争环境和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保护创新者的积极性,这也是创新成果市场化的关键。

  谈到机床未来发展,谢伟告诉记者“目前中国的企业大部分还停留在工业2.0时代,当前很多企业数控化率还很低,甚至不超过40%。想要一步跨过去是不可能的,固步自封也不行。所以要客观的看清我们的目标,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找到自己的差距,才能找准前进的方向。”